您身边专业的法律顾问
联系电话 :151-7238-4171
高龙学律师
联系人:高龙学律师
联系手机:15172384171
QQ:470977981
所属律所: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
电子邮箱:470977981@qq.com
联系地址:武汉市洪山路64号湖光大厦(洪山礼堂斜对面)西9楼
当前位置  \  经典案例
一起跨国软件著作权纠纷案的始末

一起跨国软件著作权纠纷案

 

案情简介:

磊若软件公司是美国一家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的机构,于2004年开发、完成计算机软件SERV-U第六版,该软件于2004年12月7日在美国首次发表,并于2012年6月27日向美国版权机构申请版权登记,获准SERV-U计算机软件第六版版权登记文件(注册号TX0007558280)。

武汉×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药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医疗保健、医疗器械开发、生产、销售的企业。为提高企业的影响力,医药公司决定推出自己的网站,于2010年6月11日与武汉×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络公司”)签订了网站服务合同一份。合同约定:网络公司向医药公司提供虚拟主机、网络空间等网站所需全部技术服务,包括注册域名,开通网站存放账户,提供服务器硬件、软件、域名解析(DNS),提供虚拟主机所需磁盘空间、ASP/PHP支持虚拟主机服务的技术服务。医药公司年费为人民币880元。合同签订后,医药公司分别向网络公司支付了2010、2011、2012年度上述网站的技术服务费。

2012年10月9日,磊若公司发现医药公司运营的网站可能复制、安装涉案SERV-U计算机软件,申请湖北省武汉市中星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磊若公司代理人在公证处工作人员现场监督下,使用公证处连接有互联网的计算机系统进行取证操作,通过在“运行”项,在“打开”输入相应命令,计算机电脑界面显示有SERV-U软件的相关版权信息。该公证处出具了(2012)鄂中星内证字第23213号公证书,并将上述截屏打印伯作为该公证书附录文件。

2012年12月30日磊若公司以医药公司侵害其软件著作权为由,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医药公司停止涉案SERV-U(6.0版)计算机软件的侵权行为,删除网络服务器中安装的涉案计算机软件;判令医药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包括公证费、交通费、工商查档费);判令医药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律师代理策略:

 

医药公司接到法院应诉通知书后,委托我担任其诉讼代理人。通过对案情的研判认为,如果医药公司要承担法律责任,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磊若公司是SERV-U软件的著作权人,从而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二、医药公司未经许可,自行或委托他人安装、使用了涉案软件;三、若医药公司网站服务器中的涉案软件属第三人所为,医药公司对这种复制、安装行为是否知情,主观上是否存在过错;四、医药公司的对涉案软件是以商业利用为目的。

本人在全面收集证据的基础上,初步认为,医药公司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并在答辩期内向法院提交了《追加被告申请书》,申请法院追加网络公司为本案被告,并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指派,受本案被告武汉×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药公司”)的委托,出庭参与诉讼。证据表明,我的当事人并未实施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一、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控侵权软件的著作权人是美国磊若公司。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手续。”原告为证明其为serv-u软件的著作权人,向法庭提交了美国版权局颁发的软件著作权登记证明,同时提交了上海徐汇公证处的公证书。但公证外仅对软件著作权登记证明的译文与原本相符进行了公证。而原本是否真实,磊若公司并未按上述司法解释的要求提供合法的公证和认证证明。

因此,磊若公司是否为serv-u软件的著作权人尚处于真未不明的状态,其以著作权人的身份主张权利,缺乏证据支持。

二、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医药公司网站复制了serv-u软件。

计算机软件是由代码化指令系列、符号化指令系列、符号化语句系列构成。原告取证方式,是通过远程输入Telnet命令,得出反回值:“220 serv-u FTPserver v6.0 for winsock ready……”从而认定,医药公司网站的服务器复制了serv-u软件。但以上反回值仅为一句计算机代码,并非服务器软件的全部。如果服务器经营者为了防止黑客攻击,而进行伪装的情况下,反回值所显示的是虚假信息,与服务器实际使用的软件完全不同。

判断医药公司网站服务器是否侵权,应当将serv-u软件的源程序与医药公司网站服务器软件的源程序进行比对,只有两者相同或实质相似时,才能认定医药公司的服务器复制了serv-u软件。但美国磊若公司并未提供比对结果,当然不能认定医药公司使用了被控侵权软件。

三、磊若公司的赔偿请求缺乏事实依据

为了支持原告的赔偿请求,磊若公司仅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其与新华通讯社重庆分社的《serv-u软件采购合同》,该证据不足以支撑其要求赔偿损失50万元的合理性。第一,合同价款为30万元,但一次交易的价格不能反映该软件的真实价格水平。第二,合同价款明显高于同类产品价格。第三,合同的标的物是serv-u软件部门黄金版,与本案被控侵权软件型号serv-u6.0不同。不同型号的产品,价格没有可比性。

四、医药公司没有赔偿损失的法定义务

根据医药公司与武汉×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络公司”)签订的《网站续费服务合同书》、收费发票,以及网络公司出具的关于域名解析的证明表明,医药公司所使用的网站服务器硬件、软件均由网络公司提供,医药公司的网站域名解析也指向网络公司出租的服务器,医药公司每年向网络公司交纳空间费880元。因此,医药公司与网络公司系网站服务器租赁合同关系。

医药公司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第一,医药公司是以正常合法的租赁方式取得网站服务器的使用权,没有实施任何复制被控侵权软件的行为。第二,医药公司没有审查服务器软件是否合法的法定义务。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28条规定,只有复制品的制作者、出版者、出租者才有对复制品是否经过合法授权,是否有合法来源进行审查的义务。医药公司作为该服务器的实际使用者,并无上述法定义务。第三,医药公司事前不知道,也不应该知道服务器软件涉嫌侵权。网络公司没有告知服务器软件涉嫌侵权的事实,且医药公司是专门从事医药的研究、生产、销售的企业,其对服务器软件行业一无所知。对软件是否侵权,已超出了其能够或应当预见的范围。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三十条:“ 软件的复制品持有人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理由应当知道该软件是侵权复制品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应当停止使用、销毁该侵权复制品。”医药公司已于2013年5月终止了与网络公司的合作,断开公司网站与该服务器的链接。如果被控侵权软件被法院认定侵权,医药公司因没有过错,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结果: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下达了(2013)鄂武汉中知初字第0029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一、被告医药公司、网络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即两被告应立即停止在其网站及网络服务器上使用涉案SERV-U V6.0版FTP计算机软件的侵权行为;二、被告网络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磊若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80000元;三、被告网络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磊若公司维权合理费用人民币879.32元;四、驳回原告磊若软件公司对被告医药公司提出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原告磊若公司对被告网络公司提出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被告网络公司负担。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版权所有 ◎ 武汉高龙学律师
地址:武汉市洪山路64号湖光大厦(洪山礼堂斜对面)西9楼